10.0

2022-08-30发布:

《武林盟主淫虐记》

精彩内容:


《武林盟主淫虐記》


正文 【武林盟主淫虐記】(01-04)

   

    字數:3678

    第一章

    沈星南,正道武林領袖,武林第一世家沈家堡堡!年過四十的她,年輕時

    也是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兒,她立誓終身不嫁,卻不知是何原因。雖是女兒身,

    沈星南行事卻比所謂的英雄豪傑更爲雷厲風行、殺伐果斷。對待敵人絲毫不留情

    面,對正派中人更是要求嚴格,在她的鐵血統治下,任何人都不能與邪派扯上一

    丁點關係!因此,除了邪派黑道中人對她恨入骨髓,正派之中同樣有不少人對其

    心存芥蒂!

    這一日,有下屬來報,魔教教逃至川地被發現了行蹤。那魔教教功力早

    已達化境,就連沈星南的父親、前任盟也是被其偷襲重傷不愈而亡的,此人在

    前次的剿滅行動中竟還能以重傷之軀突出重圍!沈星南深知他的能耐有多大,此

    時再召集同道進行圍剿已是來不及,而巴蜀之地並無絕頂高手坐鎮,所以她決定

    親自前往!沈星南的武功傳自其父,她自小勤奮,如今的功力早已超過父親不知

    多少,那魔教教功力雖高,但此時深受重傷加上倉惶逃命,一身功力剩下不足

    十之二叁,沈星南深信這次必能手刃此賊!

    不過,爲了以防萬一,她還帶上了沈家堡第二號人物沈夢魂,此人是沈星南

    堂,功力雖不及她,可在江湖上也是能排上號的,一直是沈星南的得力助手!

    二人一路快馬加鞭連夜趕路,硬生生將兩匹千裏良駒累到口吐白沫倒地抽搐,

    終于在四日之內趕到了峨眉派!

    沈星南生得極美,又懂得駐顔之術,四十多歲臉蛋上卻沒有一絲皺紋。只是,

    面對這她那張冷若冰霜帶著無盡威嚴的臉蛋,恐怕沒人敢生出半點淫慾,畢竟積

    威已深,這些年慘死在她手中的採花賊兩只手都數不過來了!

    聽聞峨眉探子稟報,魔教教昨日在苗嶺外出現過,沈星南皺了皺眉,轉了

    身便對沈夢魂招招手!

    「我們走!」

    沈星南接過峨眉子剛牽來的馬匹,翻身上馬,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顯得

    英氣逼人。

    「大姐,不用休息一下嗎?」

    「魔頭定是想投靠五毒教,必須在他們接觸前追上!」

    說完她便揚鞭而去,沈夢魂見此只能無奈搖搖頭,飛身上馬跟著去了。二人

    一路急趕,至傍晚時分終于行到峨眉探子所說見到魔教教的地點,再往前都是

    窮山惡水,馬兒是不能再騎了。深山老林見一條一人寬的泥濘小路歪歪扭扭地往

    樹林深處延伸著,即使是傍晚,林子裏氣溫依舊很高,加上濕氣太重,站在樹林

    外沈星南都能感受到那無比悶熱的氣息,她匆忙趕來,身上黑色勁裝將豐滿嬌軀

    裹得緊緊的,趕了幾天路,流的汗都幹了好幾次,渾身上下黏乎乎的難受至極,

    感受到林子裏的氣息更覺的胸悶難當!不過,沈星南擁有遠超常人的毅力,眉頭

    都沒皺一下便踏上了那條山間小路!二人剛進林子,天空中便傳來一身「轟隆」

    的雷鳴聲,看來馬上要下雨了。

    「大姐,咱們快走,看能不能找個躲雨的地方!這該死的地方,真讓人難受!」

    「嘩啦啦!」

    大雨瓢潑而下,

    行到半山腰,他們終于找到了半間茅草屋,因爲好久沒人居住,屋子有一半

    已經塌掉了,不過對他們而言,躲雨是夠了!

    雨下得很大,原本就泥濘不堪的小路更加的濕滑,加上山中樹木雜草攔路,

    沈星南走了這一個時辰竟感覺比騎了四天馬還累,茅草屋內破敗不堪,儘是雜物

    發黴的味道,沈星南顧不上許多,緊了緊濕透的衣裳,靠著牆坐下休息。這一靠

    便暈乎乎地睡著了,醒來已是天亮,外面雨已經停了,樹葉上還在不斷往下滴著

    水珠。

    「糟了!」

    沈星南急忙起身將不遠出的沈夢魂叫醒,拉著他便匆忙趕路。

    行至中午時分,二人已進入苗人地界,好不容易找到一間茶水棚,便急忙走

    了進去,裏面有收錢的老漢和倒茶的小姑娘,棚裏還有一位正在喝茶的老人。

    「大姐,再走不遠就到五毒教了吧,咱們還追不追?」

    「不追了!」沈星南喝了一大口茶,說著。

    「不追了?那咱們這就返?」

    「不,我的意思是,人我們已經追到了!」

    說完,沈星南起身朝喝茶的老人喊道:「魔頭,你的詭計已經被我識破了!」

    那老頭聞言,大笑道:「哈哈哈哈,沈盟好眼力,卻不知在下哪裏露出的

    馬腳!」

    「哼,你們雖然都換上了苗人的衣服,裝的也挺像,但是有一點你們卻疏忽

    了!這苗疆地處偏僻,極少會有外人闖入,按理說,見到陌生人,多少也會好奇

    地多看幾眼,可這老漢和小姑娘卻對我們視而不見,就連倒水的時候都低著頭。

    苗女多情而熱切我早有耳聞,這丫頭看都不敢看我一眼,分明是心裏有鬼!」

    「而你,則有個更大的破綻!你一緊張,左手拇指和小指遍會來搓動,你

    這分明是怕我將你認出來!」

    老人拍手鼓掌,「不愧是沈盟,在下佩服!不過,你既知道我們在此埋伏

    還要闖進來,是不是太傻了點?」

    「你們的依仗,無非是這摻了毒藥的茶水而已,哼,塵埃,能奈何得了

    我嗎?」

    剛剛說完,沈星南突然感覺渾身乏力,頭腦昏沈起來,整個人竟是站都站不

    穩,只能用手撐著桌子才不至于倒下!

    「你,!」

    老人見狀,狂笑不止,「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茶水裏的毒藥確實奈何不

    了你,但是,若再加上你昨晚在茅草屋中的毒,那就不一樣了!」

    「這,不可能,你怎幺知道?」

    老人看向沈夢魂,道:「賢,事已至此,你還需要裝下去嗎?」

    沈星南聞言頓時臉色大變,不可置信地望著沈夢魂。

    「還是大哥考慮得周全!」

    沈夢魂邊說邊拱手來到老人身旁,「這次多虧大哥出謀劃策,小才能僥倖

    成功!」

    「應該的,不過賢可不要忘記當初答應我的事,啊,你!!!」

    「啪!」

    沈夢魂趁他說話之際,竟一掌拍在老人心口!

    「哼!你這魔頭,當真以爲我會放你一馬?若不能將你人頭帶去,我又怎

    能坐穩盟之位?」

    說完,沈夢魂又補了一掌,終于將教斃于掌下!

    魔頭已死,沈星南心中卻絲毫高興不起來,見沈夢魂轉身走來,叱問道:

    「你爲什幺要這樣做!?」

    「實在對不住了,大姐!如果你還能活下來,我會告訴你真相!」

    說完,沈夢魂便將毫無抵抗的沈星南打暈了。

    「按照約定,她是你們的了!」

    ……

    沈星南醒來時也不知是何時辰,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昏暗的石室之中,左邊

    牆壁上挂著一盞油燈,正發著微弱的光,對面有一道鐵門,緊鎖著,門下方有個

    小臂長的洞,看來是用來送飯的!

    沈星南檢查了一下自己身體,衣服完好地穿在身上,除了功力盡失外沒有其

    他問題。

    「敵人處心積慮將我捉來,絕不會只想將我圈養起來,卻不知還要怎樣折磨

    于我!」

    沈星南心中明白,此時她的處境比砧上的魚肉好不了多少,似她這般美人,

    即便上了年紀,落到賊人手中,絕對少不了被輪姦的下場!不過她心性堅毅,即

    便此時明白自己的處境,依舊沒有絕望,只要能逃脫掉,他日再來報仇不遲!

    不知過了多久,鐵門外送進來一個飯碗,沈星南急忙上前,剛要開口卻發現

    送飯的人已離去!

    沈星南將碗端起,卻發現夥食竟還不錯,半碗瘦肉和半碗米飯,只是這米飯

    乾巴巴的著實難以下嚥。接下來幾頓同樣如此,她吃了那幺多,肚子裏早就填滿

    了,可是這間石室裏根本沒有馬桶一類的東西!初時,她能感覺到肚子裏的大便

    緩緩往屁眼移動,到了直腸口便停了下來,這時候她還能忍耐一二。隨著時間推

    移,肚子裏笑話的食物越來越多,都送到了腸子內,後面的大便越積越多,可是

    最前端的大便卻被沈星南死死鎖在了直腸裏,整個腸子裏大便越來越緊,她哪怕

    稍微動下身體,都能感受到腸子裏硬硬的大便帶來的壓迫感!

    大便越來越多,直腸內壓力越來越大,沈星南必須用盡力氣收縮屁眼才不至

    于讓大便沖出來,不用看她也知道,要是有人把她屁眼掰開,就能清楚看到裏面

    褐色的大便!

    「快忍不住了,不行,難道要拉在褲子裏嗎?」她堂堂武林盟,若是在褲

    裆裏拉屎,一旦被傳出去,那簡直是無地自容了!

    這時,送飯的來了,緊繃的神經瞬間崩潰,她不顧一切沖了上去,「求求你

    放我出去,讓我出恭,我已經憋了幾天了,求求你別走,來,」

    她感到無比的絕望時,癱軟著坐到地上,即便是這樣,她還是用盡了力氣收

    縮著屁眼抵抗著強烈的大便的沖擊,雖然這種抵抗也許下一秒就要崩潰!這時鐵

    門被打開了,兩名粗狂大漢走了進來,直接將渾身無力的沈星南架了出去。

    「終于可以,」

    第二章

    沈星南下意識地認爲他們是送自己去茅房,卻沒想過,賊人又豈會如此容易

    讓她順利出恭?果然,兩人架著她來到了一個大廳,看樣子倒像個強盜聚集的地

    方,雜亂骯髒不堪,廳中央幾十名凶神惡煞的強盜正躍躍欲試,口中髒話連篇,

    而在最前,有一尺高木台,上面擺放著一張座椅,椅子上鋪著一張虎皮,椅子旁

    站著一名身材高大的光頭男人。架著沈星南的二人把她放到椅子上便走到了人群

    中!

    「不是去茅廁嗎,他,他們這是要,做什幺,?」

    沈星南腦海裏一片空白,肚子裏越來越脹,屁眼已經快頂不住了,難道要當

    著這些臭男人的面拉屎嗎?

    「沈盟,這幾日招待不周,還請海涵!」

    邊上那光頭男人看著她脹成豬肝一樣的臉色,屁股不停顫動,眼神中散發處

    淫邪貪婪的目光,嘴上卻還慢條斯理地說:「在下于海,乃是這清風寨寨,帶

    著幾十名兄靠打家劫舍、姦淫擄掠爲生,沈盟駕到,真是令清風寨蓬荜生輝

    啊!」

    那于海說得再多,沈星南又怎聽的進去,喃喃道:「茅廁,讓我去茅廁,」

    「沈盟想去茅廁?哎呀,那可真是不巧,我們山寨沒有茅廁啊,大家夥平

    時都是隨便找個地方解決!」

    這于海乃除了喜歡搶女子來姦淫,還有個非常變態的愛好,就是喜歡讓女

    子當著大家的面拉屎!下面的強盜們早就忍不住想目睹高高在上的武林盟出恭

    的情景,更何況還是名美熟女,想想都覺得雞動,紛紛打趣道:「是啊是啊,我

    們大小便都是隨便找地方解決,沈盟就將就一下吧!」

    「哈哈哈哈哈哈,」

    「不過,沈盟並非常人可比,怎能與我等山野莽夫相提並論!我這山寨中,

    也就這裏最乾淨了,沈盟若不嫌棄,就在這裏解決?」

    沈星南羞憤得眼睛裏快噴出火了,這幫強盜擺明是要羞辱自己,「不要,求

    求你,讓我去,茅廁,只要不在這裏,你們想怎樣都可以,」

    若是能夠選擇,沈星南甯願被這些強盜輪姦也不願在這裏拉屎!

    于海本就是想一點點耗盡沈星南得羞恥心,聽她這般求饒,便朝下面的強盜

    們說:「你們都聽見了?那還等什幺!」

    強盜們一擁而上,在粗重的呼吸聲和粗鄙的髒話中,一雙雙大手攀上了沈星

    南的奶子上。

    沈星南雖不是老處女,但也幾十年沒被男人這般玩弄了,何況是這幺多散發

    著臭味的男人!

    奈何她功力盡失,又要憋著屁眼裏的大便,根本連掙紮的力氣都沒有,唯有

    閉上眼睛靠在椅子上默默流淚!

    不一會,黑色勁裝上衣便被扯爛了,紅色的肚兜只是象徵性的遮掩胸口的春

    光,剛接觸空氣便被一名強盜扯下揣進了懷裏。

    「你這家夥手也太快了!」

    「盟的肚兜啊,以後老子打手槍就靠這個了!」

    最些人嘴上說著,手卻沒有停下來,沈星南一堆大奶子在這些粗糙的大手下

    被粗暴地蹂躏著。

    「哇,奶子真大,這女人真有四十多了嗎,這奶子也太白了!」

    「甭廢話了,趕緊摸!」

    這時有人把沈星南雙腿分開架在了椅子扶手上,沈星南「啊」了一聲,整個

    人都輕輕顫抖起來,原來雙腿被掰開時,屁眼差點就被沖破了,好在她及時收縮,

    不然此時褲裆裏已經一片狼藉了,可即便這樣,從雙腿之間還是傳出了一股惡臭

    味。

    「是不是已經拉出來了,這幺臭!」

    「把她褲子扒了不就知道了嗎?」

    沈星南聞言睜開眼,恐懼地求饒道:「你,你答應讓我,去茅廁的,」

    「我是答應了,可我沒說現在啊,哈哈,沈盟,任命吧!兄們,把這女

    人扒乾淨了!」

    于海一聲令下,沈星南的褲子瞬間便被扯破了。雙腿岔開著,下面的陰道和

    屁眼頓時暴露在幾十雙眼睛之下,沈星南在此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沈星南雖然已經幾十年沒有被男人插過,但她是練武之人,陰唇常年與褲子

    摩擦,久而久之,兩片外陰唇也是黝黑一片!

    「這女人不是終身不嫁嗎,你們看她這騷逼,怎幺黑成這樣!」

    「終身不嫁,但是可能有很多姘頭啊,肯定是個蕩婦!」

    「不對不對,這陰唇雖又黑又肥,但是緊閉不開,顯然是長期沒有雞巴進出

    所至!」

    被這般強盜對著私處指指點點,沈星南只恨不得找塊磚頭撞死算了,忍耐越

    久,直覺羞恥心便越來越少!

    「說再多,乾脆插進去看看緊不緊不就行了!」

    「餵餵餵,別忘了正事!」

    正當一名強盜準備將中指插入沈星南陰道一探鬆緊時,于海打斷了他們。

    「對對對,老大的事要緊!」

    強盜們紛紛點頭同意,然後便拿了塊木將沈星南屁股墊高了,這樣,那緊

    鎖著大便的屁眼則更加顯目了!

    一雙手指在屁眼周圍輕輕摩擦著,那酥麻的感覺讓沈星南又羞又憤,而屁眼

    被著感覺刺激得已經快要撐不住了,一張一縮不斷抽搐!

    蹲在沈星南屁眼前得強盜大叫起來:「這女人屁眼裏都是屎啊,我都看見了!」

    「是嗎是嗎,我也看看!」

    強盜們一聽,頓時搶著去看上一眼,沈星南一邊哭喊著「不要」,一邊用僅

    存的一絲力氣將大便又憋了去。

    「哪看到了?你小子看花眼了吧?」

    「你他媽才花了眼呢,不信你把著娘們屁股掰開不就知道了!」

    一雙手從將沈星南屁股往左右用力分開著,受此影響,屁眼也逐漸被打開了,

    大便順勢又沖擊了一下,沈星南肛門瞬間便「凸」了出來,屁眼洞也被掰開了小

    拇指大的孔洞,薄薄的肉壁內褐色的一片。沈星南兩條腿劇烈抽動著,顯然是想

    阻擋大便的沖擊,只是她心裏也清楚,只怕今日要顔面掃地了!

    強盜們將她被撕破的衣物鋪在了地上,于海突然一拳砸在沈星南肚子上。

    「啊」,劇痛讓沈星南痛呼出聲,只是這一下屁眼就再也擋不住了。褐色的足足

    有手腕粗的乾巴大便頓時從沈星南屁眼裏鑽了出來,一寸兩寸叁寸,粗硬的大便

    從屁眼中垂下,卻沒有斷開的意思,見到這一幕的強盜頓時「哇」了一聲,顯然

    是第一次見到。

    「嗚,」

    赤身裸體在這幺多粗鄙的強盜面前拉屎,作爲武林盟的沈星南尊嚴瞬間喪

    失殆盡,痛苦了哭了起來,可是羞恥還未結束,也許是過于乾燥的原因,肚子裏

    的大便出來了一點後竟卡著不動了,那屁眼外懸挂著的一尺多長的大便彷彿狠狠

    地抽在沈星南心上。

    如此歎爲觀止的一幕讓強盜們大開眼界,「不愧是盟,拉屎都和普通人不

    一樣!」

    「是啊是啊,你們看,還在晃呢!」

    「嗚,不要,不要看,啊,」

    聽著他們的汙言穢語,沈星南無力地反抗著,臉色憋的通紅,兩行清淚無聲

    的從臉頰流下,在極度的羞憤中,她的思緒漸漸變得模糊起來,只能下意識地用

    力將肚子裏的大便拉出體外,緊接著,一股黃色的尿液竟也不受控制地流了出來,

    隨著大便一滴滴落到了地上!

    這群強盜怎會會錯過這幺淫蕩的景象,一個個淫笑著瞪大眼睛,要將這美女

    盟拉屎的畫面印入腦中。

    過了片刻,那懸挂著的大便終于開始往下落去,更多更多的又從屁眼裏躥了

    出來,一點一點落到衣服上,足足拉出來手臂長才從中斷開!

    見到沈星南昏死過去,于海獰笑一聲,叫手下拿來了兩根粗大的木棍,木棍

    一頭各開有兩指粗的孔,卻不知有什幺用!

    于海掰開沈星南陰唇,將一根木棍刺入陰道之中,一插到底,只留下孔在外

    面,然後又將另外一根插到了還在滴著大便的屁眼裏去!

    「哼,臭婆娘,好戲才要開始呢,我要讓你變成一只下賤的母狗!」

    說完又拿來一根細長的柳枝,于海竟將其一點點插到了沈星南尿道之中!

    這樣一來,沈星南下面叁個洞都被堵上了!

    于海讓人拿來兩根鐵鏈,一根環在沈星南要上,另一跟從她胯下兩根木棍的

    孔中穿過,兩頭用鎖鎖在腰上的鐵鏈上,如此,若是沒有鑰匙,沈星南便休想將

    兩根木棍拿出來了!

    「老大,今天就這幺算了?」

    「莫急,咱們先使勁羞辱這娘們一番,好爲我大哥報仇!等把這娘們調教成

    一個完完全全的蕩婦,咱兄們再享受不遲!」

    第叁章

    人前排泄給沈星南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刺激與創傷,醒來時腦袋依舊暈乎乎的,

    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下體叁個洞裏傳來的強烈不適!沈星南下意識用手摸了過去,

    摸到了露在外面的兩根木棍,頓時驚得坐了起來!

    「啊,嘶,」

    剛一坐直,身體壓著屁眼裏的木棍又往裏深入了一分,屁眼口傳來的火辣辣

    的劇痛讓她又著躺了下去。她顫抖著手在屁眼外摸了一圈,頓時心底一寒,這個

    木棍竟有她小臂那般粗大!儘管陰道中也插著同樣大小的一根,但陰道伸縮性較

    強,疼痛感並不是那幺強烈。那嬌嫩的屁眼本從未被外物插入過,又何況這幺粗

    的物體?

    身上的衣物早就被扯爛了,她抓著兩根木棒使勁往外扯著,可是被鎖鏈鎖著

    又怎幺能拔掉,結果只能是多一次痛苦而已。

    隨著身體的動作,尿道裏也傳來一陣陣痛感,用手指抵在尿道口,沈星南能

    明顯觸摸到一根比小指細的樹枝沒入其中。

    她堂堂武林盟,竟連尿尿和拉屎的地方都被堵上了,原本以爲只會被輪姦

    一番,沒想到這些強盜竟然會如此的羞辱自己。

    「混蛋,你們這幫畜生,不得好死!!」

    即便以她那堅韌的內心,此時也只覺得無比絕望,不知這些變態的強盜還有

    什幺花樣在折磨自己!

    「咕噜!」

    肚子餓了!沈星南情不自禁看向了鐵門,門內地上擺著一個盛滿飯菜的飯碗,

    沈星南想起不久前那羞人的一幕,頓時覺得無比恐懼,難道以後每次都要在這些

    男人面前拉屎嗎?那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吱!」

    鐵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于海。

    沈星南不顧一切的撲了上去,只可惜她此時使不出功力,被于海輕輕一推便

    跌坐到地上。

    「啊!!」

    屁股落地,屁眼裏再一次爆發出更爲強烈的疼痛。

    于海「嘿嘿」奸笑一聲,蹲下身將沈星南顫抖著的雙腿掰開,貪婪地望著被

    木棍插著的兩個肉洞。

    「啧啧,這屁眼都裂開了,流血了啊!」

    沈星南也感覺自己屁眼快壞掉了,咬牙切齒,帶著無比的怒火朝于海吼道:

    「混蛋,我殺了你!!!」

    「哈哈,不用白費力氣了!」

    于海只用一只手就化解了沈星南的攻擊,「沈盟,如今你想逃走基本是不

    可能的,要幺被我玩弄,要幺就自盡身亡,嘿嘿!」

    「呸,就算是死我也不讓你們這些人渣這般侮辱!」

    「哦?是嗎,你要自盡那就請便,我大哥的仇便可以報了!等你死後我就這

    樣將你屍體挂到城門上,讓天下人瞧瞧沈盟的英姿,讓你死後也流芳世,哈

    哈哈哈,」

    沈星南想著:「不能死,我不能死,我還要報仇,還要找夢魂算賬,我要是

    死了,就是白白遭受這些虐待了,」

    于海一把揪住沈星南頭髮,將她的臉扯到跟前,面目猙獰地說:「有種你就

    死在我面前,要不然我會讓你過得比死還難受!」

    說完,便吐出一大口唾沫在沈星南臉上。

    看著她無力的趴在地上抽泣,于海又道:「賤人,既然你不想死,那就做好

    準備當一頭畜生吧!」

    ……

    五天後,脖子上套著項圈的沈星南跟一條狗一樣被拉著爬到了議事廳,再一

    次爬上了那張專屬于她的排泄座椅!在這幾天裏,于海就讓她做兩件事,吃飯和

    排泄。叁個洞被堵,每次憋到忍受不住,強盜們就會將她帶到這裏,趴在椅子上

    拉屎撒尿。當一肚子的尿和大便稀裏嘩啦全部往外噴湧而出,那感覺真是如釋重

    負,甚至,她竟從拉屎過程中感受到一絲快感,粗硬的大便接連不斷摩擦屁眼的

    滋味竟讓她有些陶醉!

    沈星南光著身體,熟悉無比地爬上了椅子,撅著屁股,將插著木棍的兩個肉

    洞對著強盜們。她的身上散發著濃烈的惡臭,屁眼和陰唇周圍都是黃黃的一片,

    就連木棍和鐵鏈上都沾了不少,每次排泄完,于海甚至都沒給她擦一下便將她關

    了起來。上身和臉上有些白色斑點,零零散散遍布了全身,頭髮上也有不少,都

    是這些天強盜們在她身上射出的精液。此時正值夏季,這些大便和精液幹了又添,

    時間一長,沈星南身上的味道簡直比茅廁還要難聞,就和一頭母豬一樣!可是強

    盜們卻不介意,見她動趴好,一個個便爭先恐後跑了過去,摸奶子的,摸屁股

    的,用她的手撸雞巴的,抽插小嘴的,還有在旁邊看著自己撸的!

    「唔,唔,」

    嘴裏的雞巴有股濃濃的腥臭味,包皮下面一層層汙垢在她口中掉落,混著

    唾液被嚥下肚子,沈星南卻一點都不在乎,這種味道,她已經嘗過幾次了!

    男人抱著她的粗暴地做著活塞運動,看著沈星南眼皮上的精斑,那是昨天她

    射上去的,頓時一股熱流直沖而下,雞巴暴漲幾分,滾燙的精液便在沈星南喉嚨

    裏射了出來。

    「騷貨,老子的精液好吃嗎?」

    沈星南抹了抹嘴角的精液,用舌頭舔乾淨全部嚥了下去。

    「人家還要嘛!」

    「這才幾天,沈盟就離不開精液了嗎?既然這樣,兄們,還不好好滿足

    她?」

    沈星南仰著臉,張開嘴,一根根大雞巴便圍著她不斷地射精,沈星南嘴裏被

    射滿一次又一次,臉上也糊了厚厚的一層。

    「真好喝,又髒又臭的精液,啊,好多,人家快要喝飽了,再來,再給人家

    更多臭臭的精液吧,」

    沈星南一邊把臉上的往嘴裏抹一邊滿足地說。

    「噢,喝了這幺多精液,肚子變得好脹,啊,大便快要來了,爺,快把木棒

    拿掉吧,奴家要拉屎了,」

    沈星南再次趴好,等著于海替她解開鎖鏈。

    「哈哈哈,好,看來不用多久,你就會變成一頭格的畜生了!」

    于海「噗」一聲將她屁眼中木棍抽出,前段已經沾上了不少黃色的大便,喵

    了一眼沈星南滿是黃色大便正在緩緩收縮的屁眼洞,于海嘴角上揚,陰險地一笑,

    將沾著大便的這頭遞到沈星南嘴邊,「舔乾淨!」

    沈星南張口便將木棍吞了進去,不一會,木棍上沾著的大便都給舔乾淨了。

    沈星南伸出了舌頭,只見上面沾滿了黃色的粘液,然後便將嘴裏所有的都吞到了

    肚子裏,口中還發著「噢噢噢」的聲音,好像很是陶醉,「好香,奴家好喜歡,」

    于海冷笑一聲,堂堂武林盟難道就會這幺容易淪陷?他可每那幺傻,不過,

    不管沈星南的表現是真是假,他根本不在乎,因爲沈星南絕對跑不出去,他有足

    夠的時間對她進行調教。這幾天的飯裏都摻了兩種藥,一種是限制功力的,另一

    種是強力春藥,只不過量比較少而已。

    「想拉屎嗎?」

    于海湊到沈星南屁眼出,看著那一張一縮的屁眼問,他用手指摳進那髒兮兮

    臭乎乎的屁眼裏,兩只手輕輕往外一拉,就把屁眼掰開了,露出一個銅錢大的黑

    洞口。

    「老大,這騷娘們屁眼已經被弄大了啊!」

    「從早到晚都給塞著粗棒子,擱誰都一樣!」

    「騷貨,拉吧!」

    于海就這幺看著,說完他明顯感覺沈星南屁眼鬆了下來,將她屁眼洞又掰大

    了一些,頓時一股臭味撲鼻而來,他鬆開手,拿起地上的木棍,在大便即將沖出

    屁眼的一瞬間,將整根木棍對著屁眼捅了進去!

    「噢噢噢噢,」沈星南顫抖著,聽聲音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興奮!

    足有一尺長的木棍硬生生將大便給送到了腸子裏,沈星南覺得肚子裏的腸

    子都好像被大便使勁插了一下,雖然恨不舒服,卻有股難以形容的刺激!

    沈星南一肚子大便無處可去,只能再次沖向了唯一的出口,于海鬆開手,不

    一會,木棍又被大便往外頂了出來,就快要掉出來時,于海又一次推了進去,然

    後便握著木棍快速地抽插了起來。

    「噢,不要,肚子好難受,屁眼快要被擠壞掉了,」

    「啊,好舒服,用力,噢,屁眼,太刺激了,太爽了,沒想到,拉屎還能這

    幺玩,再快點,噢,又被頂去了,好像一根大雞巴,在腸子裏來,抽插,爽

    死了,」

    「爽嗎?那就這樣把大便拉出來!」

    于海讓一旁雞巴再次硬氣正看得目瞪口呆的強盜拿來一個東西,卻是一個木

    上釘著一個跟沈星南屁眼裏差不多大的木棍。他一手抵住木棍不讓它掉出來,

    然後將木放到沈星南身下,「來,起來,自己弄給我們看!」

    沈星南辛苦地憋著大便,踩著木兩頭,屁眼對著中間豎起的棍子做了下去!

    「噢,屁眼好爽,」

    濕潤的大便此時就成了木棍的潤滑劑,沈星南一蹲到底,將整根木棍全部插

    到了屁股裏面!

    「動起來啊,就這幺把大便拉出來!」

    沈星南言聽計從,扶著椅子緩緩擡起屁股,又重重坐了下去,然後便一下比

    一下快,大屁股一刻不停上下聳動,屁眼裏的嫩肉也在木棍的抽插下一次次被翻

    出,「大便,在肚子裏,來來,太爽了,」

    漸漸地,前端被木棍不斷抽插而搗碎的大便從木棍和直腸邊緣擠了出來,每

    一次擡起屁股,都能明顯看到木棍上沾著厚厚的黃色,隨著屁眼落下又被擠壓堆

    積到木上!

    「屁眼,屁眼快不行了,舒服到沒感覺了,前面,前面好想,尿尿啊,啊,

    小穴裏要尿出來啦,噢噢噢噢,」

    沈星南擡起屁股,隨著身體急劇顫抖抽搐,陰道和尿道裏竟同事噴出了兩股

    熱流,然後,屁眼裏也「嘩啦啦」地將剩下的大便全部噴了出來,整個人便不省

    人事地跌坐在滿是屎尿的地上,沾得渾身都是。

    「太騷了,我受不了了,還要來一發!」

    一名強盜提著再次硬起的雞巴,對著沈星南的臉射了出來,其他強盜見狀,

    也紛紛湧了上來射精,有些射不出的則乾脆在她嘴裏撒起尿來,而沈星南則泡在

    一片屎尿、精液混的奇臭液體中,渾身上下狼藉不堪,就連強盜都捏著鼻子表

    示厭惡了!

    「把她帶下去洗個澡!真可惜,要是她看到自己這副模樣會有什幺感受呢,

    好一個屎尿盟啊,哈哈哈哈!」

    第四章

    醒來,沈星南發現自己竟是躺在一間木屋裏的床上,身上破天荒地竟然還蓋

    了一條被子。她起身先開被子,身體依舊赤裸著,變得乾淨了很多,小穴和屁眼

    裏的棍子也不見了,只是屁眼還是火辣辣地疼,想到前次那樣淫蕩到癫狂的行爲,

    沈星南頓時覺得臉上發燙,只是當時的那種刺激的感受卻深深地印在了心裏,一

    想起來,屁眼竟有點癢了!

    「吱呀!」

    「沈盟醒了?餓了吧,要不要吃點東西!」

    于海推門而入,端著一碗飯和幾盤菜,放在屋中的桌上。

    沈星南就這幺走下床,比裸體羞恥千倍的事都做過了,身體被看她已經不在

    乎!

    「你又想耍什幺花招!」

    桌上的菜比前幾日豐盛了很多,沈星南可不認爲這人會良心發現。

    「沈盟不用緊張,我的目的,無非是想你做我山寨性奴,僅此而已!」

    「你想得美!」

    沈星南懶得多說什幺,拿起筷子便開動了,她已經餓了!

    「沒關係,咱慢慢來,在下有得是時間!說句實話,你如今根本使不出內力,

    頂多比普通人厲害一點,憑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就跑不出去!我想怎幺羞辱你便怎

    幺羞辱,你能反抗得了?」

    「你!」

    于海歪著頭看了眼沈星南屁股,淫笑著問:「怎幺樣,沈盟,屁眼還好吧,

    要不要給你擦點藥,哈哈哈哈!」

    看著沈星南一臉的悲憤,于海越說越起勁,「知道我們把你拖去水池洗澡的

    時候怎幺樣嗎,你一身的屎尿精液,嘴裏都沾了不少,結果,把一池的水都弄臭

    了!哈哈,知道兄們怎幺稱呼你嗎,屎尿盟!啊哈哈哈哈,,,」

    ……

    沈星南跟著于海走了出來,身上一絲不挂,臉上紅紅的跟個小媳婦一樣,雙

    手捂著胯部,低著頭,每走一步都好像十分痛苦,「嗯,,,」

    眼見的強盜在她雙腿跨出時已經能看到內側明顯的水漬。

    「這娘們是不是剛被老大操過,那臉紅得,就跟窯子裏娘們噴了之後一個模

    樣!」

    「還別說,老大的功夫,把這娘們操噴十次都夠,看她腿上都濕了,肯定噴

    水了!」

    「這娘們雖然年紀大了點,不過長得真好看,奶子大皮膚白,真想上去幹個

    天昏地暗!」

    衆強盜大笑,「急個屁,等老大享受完了不就輪到咱們了嗎?就怕這娘們受

    不了咱們這幺多大棒,要是給活生生幹死就可惜了!」

    「怕個鳥,你們當她跟平常女人一樣?這女人之前可厲害了,要是功力恢複,

    咱們就算精盡人亡都休想把她整趴下!」

    沈星南乖乖地躺到椅子上,岔開腿,露出了濕淋淋的騷逼,在于海的吩咐下,

    又親手將陰唇掰開了。雖然兩片木耳外面已經黑了,可裏面卻是嫩嫩的粉紅色。

    「大夥看看,這娘們騷洞還挺緊呢,窯子裏的姑娘還沒插洞就那幺大了!」

    「嘿嘿,這個我知道!聽老大說,這女人雖然年輕時就失了身,但是這幾十

    年都沒被男人碰過,跟黃花閨女比起來也就少層膜罷了。要不是被老大拿那幺粗

    的棍子捅了幾天,現在連洞都瞧不見!」

    「真的?那這個騷洞插進去不得舒服死嗎?」

    強盜們自顧自地圍繞著沈星南陰道討論著,雖然羞得無地自容,可陰道和屁

    眼裏那強烈的瘙癢卻一陣陣湧上心頭,即便是躺著不動,陰道裏還在往外源源不

    斷流著淫水。

    原來剛剛的飯菜裏被放了大量的春藥,藥性發作竟連著前幾日留到身體裏的

    一起爆發出來,那瘙癢的感覺猶如附骨之蛆深入骨髓,即便以她的性子也根本無

    法忍受,不會自慰的她將陰唇湊到床沿桌角上摩擦止癢,可是,外面的癢止住了,

    這種越磨越癢的感覺使她幾乎要抓狂了,兩個洞裏卻越來越癢,即便是高潮數次

    後依舊難以去除!

    「人,,奴婢好癢,,,快給我止癢啊,,,」

    又是一股白色淫水從小穴裏淌了出來,沈星南哀求道。

    「想止癢?來,我教你!」

    于海提起沈星南左手中指,撥開陰唇,將中指插進陰道內,接下來沈星南就

    無師自通了,如同旱了許久突然落入水中的魚兒一樣,中指歡騰地在陰道裏摳弄

    著肉壁,「撲哧、撲哧」,頓時淫水四濺!

    初嘗自慰滋味的沈星南完全沈浸了,摳得起勁時屁股都在搖晃著,微瞇著雙

    眼,嘴裏不斷呻吟著:「太爽了,,,要飛起來了,,,啊,,,好癢,,,」

    「怎幺樣,有效果了,還癢嗎?」

    「還是不夠,,手指太短了,,,裏面還是,,好癢,,求人,,止癢,,,」

    「想知道止癢最好的辦法是什幺嗎?」

    「噢噢,,,求人告,,,告訴奴婢,,,」

    「賤貨,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精液灌滿你的子宮、屁眼還有胃,只要你身體

    裏裝滿了精液,肯定就不癢了!像你這樣的母豬,就算是畜生的精液也可滿足你!」

    「那就請,,,人,,賜給奴婢,,,精液吧,,,」

    于海褪下褲子,掏出足有兩寸粗八寸長的大肉棒,朝沈星南晃了晃,問:

    「想要大雞巴嗎?求我,我就滿足你!」

    「求人可憐可憐奴婢,用大雞巴狠狠操奴婢騷逼!」

    沈星南媚眼如絲地懇求著,恨不得用手戳進花心用力抓撓!

    比木棍還要大上一圈的肉棒狠狠地刺進了盟的陰道,雞巴一戳到底,接近

    叁寸粗的龜頭則毫不留情地突破了玉門,闖入了子宮裏!

    「噢,,,人的肉棒插進來了,,,插到花心裏了,,人,,,操死奴

    婢啊,,,」

    于海絲毫不考慮面前的美人能否承受住如此龐然大物,抱著沈星南大腿便好

    不憐香惜玉地抽插起來,喘著粗氣道:「賤貨,爽不爽,,,」

    「大雞巴,操得奴婢美死啦,,,奴婢要上天了,,,噢,,插到最裏面了,,,

    奴婢要給人當一輩子,,,性奴,,」

    于海聳動著屁股,插得更狠了,劇烈的沖撞讓沈星南迷失了自我,「人,,

    用力操奴婢,,,噢噢,,,操死奴婢,,,啊,,,奴婢又要來了,,,,」

    才抽插幾十下,沈星南便在雞巴沖刺下繳械投降了,靠在椅子上抽搐著,而

    陰唇已經被插得紅腫無比,。于海的雞巴還猙獰的擡著頭,他獰笑著將雞巴對著

    沈星南屁眼插了進去,足有小臂粗的雞巴比木棍還要大上一圈,將沈星南屁眼圈

    徹底給撐開了!

    「啊啊,,疼,,」

    于海不管不顧,兩手抓住沈星南豐滿的大奶子死命地捏著,雞巴不停在她肛

    門內進進出出,絲毫不理會沈星南的慘叫!

    「啪啪啪啪,,,」

    「賤貨屁眼真緊,,哈哈哈哈,幹死你,老子要把你操到肛裂,,,」

    剛擴張不久的嫩屁眼被粗大的雞巴瘋狂抽插,括約肌被帶進帶出摩擦得一片

    通紅,慢慢地竟滲出了一絲血迹,在沈星南的慘叫痛呼聲中滴了下來。

    「老大真厲害,,可別把這娘們屁眼操壞了!」

    屁眼被強行撕裂的痛苦即便是春藥帶來的快感也無法掩蓋下去,沈星南在椅

    子上拚命掙紮,不斷痛苦求饒,「屁眼要壞了,,,求人饒了奴婢吧,,,啊

    啊,,,裂開了,,,不要再插了,,,」

    一口氣插了五來下,于海才射進了沈星南直腸深處,此時沈星南已經被操

    得痛暈過去,頭一偏,一臉眼淚鼻涕,屁眼張開黑黑的洞口白色的精液渾著鮮血

    往外滴著!

    「兄們,從今天起,這娘們就給你們玩個盡興,你們想怎幺搞就怎幺搞,

    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行!」

    「嗷嗷嗷嗷,,」

    幾十名強盜嚎叫著蜂擁而上,可憐的沈星南還在昏死之中就被雞巴插滿了全

    身的洞穴!強盜們不懂憐香惜玉,五十多人輪番上陣,只把沈星南操得醒來又昏

    死過去,渾身上下被虐得到處青一塊紫一塊,兩個奶頭被生拉硬拽差點扯斷掉,

    至于叁個洞則更慘了,小嘴上下唇破了好幾處,腫得跟兩根香腸似的,小穴兩片

    陰唇被鐵環穿過往兩邊拉開固定了起來,屁眼更是被抽插到直腸都拉出來了一截!

    淫虐持續了整整五個時辰,到最後,沈星南幾乎是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氣,

    整個人被一堆精液泡著,肚子鼓鼓的,胃裏和直腸被射滿了精液,陰道和屁眼外

    血迹斑斑。

    叁天後,經過強盜細心照顧的沈星南才醒了過來,渾身上下的疼痛和不適讓

    她想起遭受的非人的虐待,頓時就絕望了!從那之後,沈星南便順從了。強盜

    們每天餵她吃下大量的烈性春藥,一旦空閑下來便用浸了藥水的布條塞入她陰道

    和屁眼裏。春藥發作越來越頻繁,沈星南內心的理性慢慢被消磨得一乾二淨,變

    成了一個只直到雞巴的變態女人。強盜們用鐵鏈將她鎖到茅房裏,每天在她嘴、

    陰道和屁眼裏撒尿、射精,他們還蹲在沈星南臉上拉屎,讓她趁熱吃下去,屎尿

    精液幾乎就是她每天的口糧!排泄則簡單多了,沈星南每天被虐待屁眼、陰道甚

    至尿道,她早已無法自由控制自己的大小便!被操的時候,坐著時,走路或者在

    地上爬的時候i,隨時隨地,沈星南都可能拉一堆屎或者撒尿出來,強盜們已經

    習慣了,他們甚至比較喜歡在她失禁時將雞巴插到直腸裏!

    一年後,當武林中人已經快將這名武林盟忘記時,在一處不知名的山寨深

    處,一名像狗一樣趴在地上赤身裸體的女人正用屁眼迎接著後面強盜手臂的進攻,

    一整條粗壯的手臂完全沒入肛門裏如此讓人觸目驚心,女人卻恬不知恥地浪叫連

    連:「噢噢,,,,屁眼裏面,,,爽死了,,,再快,,,再深一些,,,操

    死母狗,,,啊,,,」

    一年裏,強盜們除了下山搶錢基本沒什幺事,大部分時間都用來開發沈星南

    的身體了。

    此時的沈星南乳頭被被扯得足有一寸長,上面各穿了一個鐵環,陰唇往兩邊

    扯開,陰道洞口足有拳頭大小往外不斷流著淫水。屁眼括約肌內竟被塞入了一根

    叁寸長的中空毛竹,足有五寸寬,比一名成年男人的手臂還要寬。這段竹子已經

    被塞進去半年多了,從一開始的無比痛苦到現在,沈星南已經完全適應了。強盜

    們的雞巴已經無法滿足她的屁眼了,他們將大便或者尿液一點點灌滿沈星南直腸,

    然後將手臂整根捅進去,這樣才能讓她産生快感!而陰道。每次都需要兩到叁根

    雞巴同時插入才能塞滿,抽插的同時,強盜還將中指在她尿道裏抽插,這般變態

    的行爲才能給她帶來強烈的快感!

    于海的目的達到了,這個女人早就失去了做人的尊嚴,這副肉體內裝著的只

    是個變態母豬的靈魂!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