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疑似新丽员工把《鹿鼎记》的锅全部推给张一山了?这锅到底该谁背?

精彩内容:

張一山主演的《鹿鼎記》目前已經降到2.5粉,可以說是天選爛劇毋庸置疑。不過有人發現,疑似出品方新麗員工把爛劇《鹿鼎記》的鍋全部推給張一山了。

那麽這個鍋究竟該誰背?

首先,幾乎所有演員的表演都浮誇,全部讓人出戲,不是張一山一個人。

他們的演法似乎統一在一個體系裏面——通俗來說就是,動作誇張,叽叽喳喳,擠眉弄眼。例如一向發揮穩定的田雨老師,表演得讓人拿捏不准,好像爲了搞笑而搞笑。唐藝昕撒潑打滾,錯把“大齡弱智兒童”的勁兒當刁蠻來演,也讓人覺得毫無內心層次,全部浮在表面。如果幾乎所有演員都不在線,那就不單是演員的問題了,問題在導演。是導演的要求、指導、導演的審美發揮了很大的作用。這個鍋第一個應該背的,是馬進,這個導演。

剪輯和劇本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看到是申捷的編劇,期待很高。申捷的作品一直以來保持較高水准,從《白鹿原》就可見功底的紮實。看到這部劇,簡直驚呆,感慨申捷老師怎麽這麽不愛惜羽毛呢。爲什麽說劇本問題很大?因爲它不是講故事的邏輯,而是小品式的搞笑段落拼貼邏輯,很多段落從戲劇的角度毫無用處,只爲搞笑而設計,這種路子就完全走偏了。戲的邏輯是人物心理、人物動機不斷外化、交織和碰撞做出來的,而搞笑就是隨意拼貼了,爲段子而寫。哪怕從60集剪到45集,可能有些段落和邏輯覺得突兀,但不至于幾乎所有段落全部垮掉。當然了,劇本沒見過,是不是現場被導演改了,不得而知。總之,劇本問題很大,大到不敢相信是申捷編劇。

懷疑拍攝過程中有很多自嗨發揮的成分。

說到一些段落的設計,其實專業點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哪些是劇本裏設計的,哪些是現場發揮出來的。比如看《演員請就位》就會明白一個問題,在沒有導演的情況下,讓演員自我發揮,自嗨,往往做出來都會很爛,爲什麽?很簡單,就是每個演員只爲自己的角色和表演考慮,缺乏統一性,結果出來就會亂七八糟,節奏是亂的,張力是亂的,氛圍營造等等全是如此。如果說導演的定位和這種自嗨不謀而合,或者說導演也跟著玩自嗨,缺乏理性的控制,那麽就徹底完蛋了。比如建甯虐打韋小寶那場戲,且不論沒有任何戲劇作用,那種張牙舞爪、撒潑打滾、假穿透、鎖住對方等等戲份,拍了足足叁五分鍾,首先劇本裏不會這麽寫的,一看就是現場發揮出來的成分更大。如果有這場戲,劇本裏極有可能是爲了點那句建甯公主沒有存在感的台詞。這種即興自嗨更像是做遊戲,錄綜藝,但不是嚴謹的藝術創作。

導得不行,劇本不行,剪得不行,後期配音等等倉促,再加上各種亂入的背景音樂,表面上是烘托氛圍,實際上更容易讓人出戲,尴尬。爛片有一個統一的問題:那就是觀衆和角色無法共情,無法投射情感,說白了一句話,不相信,不相信,就是不相信——那就造成一種局面——我就靜靜地看你演,偶爾會被撓笑一下,但情感始終無法代入。這就是爲什麽,觀衆有的人覺得偶爾還被逗笑一下,當成喜劇湊活著看吧,但大多數觀衆覺得演員表演不堪入目無法直視的原因。

一個演員的演技不可能把一部戲從8分拖累到5分了,只有爛編劇爛導演甚至爛剪輯才會拖累整部戲。 當然張一山也有責任,完全可以拒演而不是配合導演演一出猴戲,而且他作爲一番,拿著最高的片酬,背了這個鍋也並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