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免费视频在线观看播放魔幻乱修录

精彩内容:

“媽,你和小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李馨雪的這句話讓母親李香雲和弟弟李銀劍一時都呆住了…
叁個光著身子的親人坐在草地上,想著各自的心事。
幾個小時前他們一家還坐在自家車裏……
 …………………………
“小雪……你有男朋友了嗎?”這個時間車輛極少,可大霧讓李香雲的駕車速度極慢,看樣回家的時間要耽擱了。
偷偷瞥了弟弟一眼,李銀劍正望著車外的大霧發呆,“沒有!”
趁這個機會李香雲又關心起女兒的終身大事,“年齡也不小了,你周姨單位有個小夥子不錯,上次她就讓我給你說,讓你們見見……”
母親有半年多沒提起這些事了,李馨雪的心情突然有些煩躁,“媽,沒有男人也照樣過日子,你離婚這幺久不也都……”
以往都應對自如的李香雲這次卻微微有些窘迫,“怎幺能和媽媽比,媽都這幺……老了……”
李銀劍在母親和姐姐剛開始'男朋友'的話題時就結束髮呆了,很久以前就對姐姐的'男'朋友敏感,現在聽到這些更是有別樣的心情。 注意力轉回車內,李銀劍的眼睛總是不停的掃過姐姐的絲襪美腿,正是因爲克制不住才望著車窗發呆。
李馨雪更喜歡休閑裝,穿上長褲和運動鞋,可是看著弟弟搓動著的手指,李馨雪對自己的超短裙和肉色絲襪非常滿意。 以後也許更喜歡這樣的打扮,或者是別的……李馨雪有些出神的想著。
“小劍也沒交女朋友呢,他也不能老跟著媽媽。”受不了母親的唠叨,李馨雪開始反擊了。
母子倆扭動了幾下身體,同住在一個屋檐下,沒有絕對把握隱藏兩人的關係,難道女兒(姐姐)發現了什幺,母子倆有些不安。
母親和弟弟的細微躁動讓李馨雪有種報複的快感,還不及細細的品味這快樂,心情又轉向黯然。
車內沉默下來,周圍的霧氣越來越濃,“媽媽,小心!”
被女兒的聲音驚醒,李香雲發現車前的路上豎起一個黑色的漩渦,上面不時的跳躍的紫色的電弧。 李香雲急忙踩住剎車,可是從漩渦好像有自己的引力,車子側移著被吸了進去。 黑色的漩渦跟著也消失了,只在路上留下了一個大坑。
叁人感覺到一陣壓力向身體襲來,接著就昏迷過去。
 …………………………
醒來後發現躺在一片廢墟中間,而且是光著身體。 短暫的尴尬後,叁人謹慎的在周圍搜索一番,沒有什幺太多的發現。
“周圍沒有其他人,”李香雲很想把兒子抱在懷裏,或者躺在兒子懷裏,可是女兒還在旁邊,而且叁個人都光著身子,在廢墟旁邊的草地上母子開始商量起來。
“媽,你和小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李馨雪說這句話的時候左手叉腰,右手把玩著垂到胸前的秀發,雙腿微微分開,隱秘的花園完全暴露出來。
清醒後李銀劍的肉棒就沒軟過,爲了舒服只好不雅的蹲在草地上,聽到姐姐話的同時肉莖也不由自主的跳動起來。 有些吃驚的同時並沒有移開眼睛,李銀劍很久沒有見過姐姐的身體了,一直都知道姐姐的身才很好,但是見到之後才明白那是誘人墮落的魔物,和母親的軀體不相上下。
李香雲雙腿併攏的坐在草地上,與女兒不遑多讓的玉體輕微的抖動著,雖然早知道會被女兒發現,但是親耳聽到後依然很惶恐,“小雪……都是媽媽的錯,小劍……”
“閉嘴!你這個婊子!!!”李馨雪大吼起來,弟弟的視線就像刀刃一樣刮過肌膚,隨時都會刺破潔白的肌膚讓身體裏黑暗的慾望流淌出來,以至于李馨雪不得不用最大的毅力克制自己不發出戰栗的呻吟。
母親,姐姐,弟弟,相依爲命生活在一起的親人甚幺時候有了那可怕的慾望? 李馨雪知道總有一天會有人越過界限,可是當她發現母親和弟弟糾纏在一起時,只想大聲的叫出來。 就像現在,從母親的眼睛中看出惶恐,和自己心中一樣的惶恐,可是終于能大聲的說出來了,自己在說寫什幺?
“你這個勾引自己兒子的騷貨,賤人!”
 “姐姐……”
“你還敢叫我姐姐!你做了什幺?!”
 “……”
 “你在和自己的母親亂倫!”
 “……”
“你這條母狗!去添兒子的屁眼吧!”
 “……”
 “……”
李銀劍猛的把整在辱罵的姐姐撲到在地上,姐弟倆扭打起來,就像許多年前一樣。 只是沒有這些叫罵聲,“你不就是想讓我肏你嗎,姐姐!”“你這個畜生!”“是不是淌水了,你這個騷貨!”“混蛋,你不要碰我!”
李香雲半跪在旁邊心亂如麻,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勸解。
被姐姐肉體迷惑的李銀劍狠狠的咬住李馨雪的乳房,李馨雪“啊!”的一聲後便癱軟下來,趁這個機會李銀劍分開李馨雪的兩腿就要插進去,擡頭卻看見李馨雪這在無聲的哭泣,淚流滿面,而且右胸上還有兩排清晰的牙印,幾縷鮮血從飽滿的玉山上流下來。
李銀劍硬了好久的凶器也軟了下來,懦懦的叫了幾聲'姐姐',一直都是強勢的姐姐,經常欺負自己的姐姐現在好像委屈的小女孩一樣痛哭,李銀劍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唉……”李香雲靠過來把僵硬不已的兒子趕跑,然後安撫起女兒。 李馨雪輕微的抗拒了一下就撲進母親的懷裏痛哭起來,李香雲來回撫摸著女兒的背部,“都是你弟弟,把我們母女倆欺負成這樣的。”
李銀劍聽到母親的抱怨疑惑的看了過去。 象貓一樣蜷縮在母親懷裏的李馨雪聽到母親的話,只覺得所有的委屈都湧上心頭,察覺到李銀劍向她們母女看過來,李馨雪扭頭對弟弟吼到,“看什幺看?!你這個小混蛋,還不都是你害的……”
李馨雪哽咽抱怨著,就像一個被搶了糖果的小女孩,讓李銀劍覺得有些好笑,可是在母女倆'凶狠'的瞪視下只能垂頭蹲在那裏。
等到叁人的情緒都平複下來後,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 沒有吃沒有穿,“晚上怎幺過?”
“今天晚上現在這裏睡下吧,明天再想辦法。”既然有廢墟就應該有人,或者智慧生物,可是今天光處理家庭問題就花去太多的時間,等到開始考慮生存問題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廢墟的石塊下面透出一點濛濛的光芒,母親在中間,姐弟倆分在左右躺在草地上。
翻來覆去滾動的李銀劍站起身來,來到李馨雪的身邊重新躺下。
“你要做什幺?”李馨雪的聲音已經恢複了一貫的強勢。
李銀劍沉默一會,伸手把姐姐拉進懷裏,“姐姐……我……我要肏你,不管你願不願意我都要肏你!”
李馨雪的身體一陣僵硬,李香雲也笑出聲來。 李銀劍感覺到姐姐柔潤的玉手順著胸膛爬上來,李馨雪溫柔的撫摸著弟弟的臉頰,膩聲道““好弟弟……”
李銀劍心跳一陣加速,胯下的巨龍也開始擡頭,就感覺到臉頰一陣劇痛。 李馨雪狠狠扭著弟弟臉頰,惡聲惡語:“小混蛋,這個時候應該說'我愛你'!才對吧……!恩?!”
李香雲在兒子的呼救聲中把女兒的手拉了下來,“好了,就別再欺負你弟弟了……”
“媽——”李馨雪轉過身來,摸著母親圓潤的乳房,“小弟一定經常摸吧,”順利的擊退了母親,“媽,你和弟弟'亂倫'後就更向著他了…… ”
李香雲一陣不安,“小雪……我……”
李馨雪抵住母親的額頭,“媽,不要說,反正我早晚都會讓弟弟……肏的……”
“真的嗎?姐姐,你……”李銀劍的肉棒在李馨雪的身上蹭來蹭去,見姐姐沒有反駁,更大膽的伸手去摸姐姐的乳房。
李馨雪任由弟弟肆虐,當弟弟的手碰到乳房上的齒痕時,終于忍不住輕聲呻吟出來。
 “姐姐還痛嗎?”
“小劍你也真是的,這幺大力咬你姐姐,讓她以後怎幺見人。”李香雲打了一下兒子作怪的手。
李銀劍不滿的哼了一聲,“反正都是給我看,我喜歡就行。”
李馨雪掐了弟弟一下,“你個小混蛋,我以後想給誰看就給誰看。”
李香雲聽著姐弟倆拌嘴,用手指輕輕的劃過齒痕,這時手指上突然亮起一點白色光芒,李馨雪乳房上的傷口和齒痕消失了。
叁人都吃驚的看著李香雲的手指,李銀劍急忙問道:“媽媽,姐姐,你們都沒事吧?”
 “傷口消失了……”
 “也許我們到了魔法的世界……”
 “胡說……”
叁人商量了一會也沒什幺心得,只好又重新躺下,可惶恐的心情總也平複不下來。
“媽媽,姐姐,不管怎幺樣我都不會離開你們的。所以……”李銀劍翻身把姐姐壓在身下,舌頭敲開李馨雪的牙齒,舌吻起來,“姐姐,我現在就想肏你… …”
李馨雪感到弟弟的肉棒在自己小腹上蹭來蹭去,急忙把李銀劍推開,把兩人的口水咽了下去,“不行……姐姐是第一次,想看著小劍……在……”
李銀劍被推開還有些傷心,可是聽到李馨雪含糊的回答又樂起來,“姐姐,你可真色……喜歡白天做愛。”
“你作死啊!”惱羞成怒的李馨雪把弟弟趕到母親懷裏。
李銀劍委屈的用舌頭舔著母親的鎖骨,“媽媽,我想……”
“不好……你姐姐在呢……”李香雲溫柔而堅定的拒絕了兒子,母女剛和好的她不能不考慮女兒的感受。
李銀劍只好躺在兩個美女中間自渎起來,李香雲發現兒子的舉動後伸出一只手握住兒子的陰莖,開始幫兒子手淫。 來到這個新世界的第一天大家都有些壓力需要發洩,李香雲幫兒子發洩的同時也在舒緩自己的壓力。
李銀劍想了一下拉過姐姐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李馨雪最終還是沒有縮回去,母女倆就這樣無聲的幫自己的兒子(弟弟)手淫著。
“媽媽,姐姐,你們濕了嗎?”享受舒適服務的李銀劍膽子也大了起來。
 “你又作死啊!”
“媽媽一直爲小劍濕潤著呢,小劍也幫媽媽……”李香雲的回答讓李馨雪有些愕然。
李銀劍一只手伸向母親的小穴,熟練的活動起來,然後轉頭看著李馨雪,“姐姐……”
嚇了一跳李馨雪急忙道:“不用!姐姐……自己來……”
猶豫著把手指伸向小穴,雖然也曾經做過,可是在弟弟和母親的面前手淫還是第一次,害羞的同時又感覺分外的刺激,聽著淫靡的呻吟聲慢慢的放開心扉。
最後叁人雖然沒有真刀實槍的幹活,每人也都瀉了幾次,摟抱在一起互相揉搓著親人的下體,最後沉沉的進入夢鄉……
【魔幻亂修錄】(第二章)
作者:銀劍

第二天醒來的一家叁口有些尴尬,李銀劍抱住母親和姐姐舌吻一番後就好多了。
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吃飯和喝水問題,雖然已經過去了一天,可奇怪的是叁人卻並不怎幺饑餓也不渴,不過還是在廢墟附近搜索了一番,在小樹林裏蒐集了一些野果。
然後就開始清理廢墟,叁人從前天晚上發光的地方開始。 廢墟分兩部分,李家叁口出現的地方是爆炸的中心,所有的東西都被摧毀,只剩下一些石塊。 稍遠點地方有個房子也被爆炸的余波摧毀,碎石被推出很遠,可見當時的爆炸非常劇烈,前一天晚上發現的微弱光芒就在這些碎石下面。
他們找到了幾塊發出微弱光芒的碎塊,一些金屬塊,一些散亂的書頁,大部分都被燒焦了,最讓母女倆開心的是找到了四件黑色的袍子,終于不用光著身子了。
只有兩件袍子還算完好,但是也裂了好多口子,另外兩件只能算破布了。 黑色袍子的主人一定是個瘦弱的家夥,母女倆穿上之後胸部都有勒緊的感覺,再加上破口很多,若隱若現的雪白肌膚,高聳的胸部,比光著身子更誘惑,讓圍著幾條破布的李銀劍興奮不已。
十幾張書頁上面的文字全都沒見過,沒有頭緒的李銀劍轉向穿著誘惑'制服'的姐姐,按奈不住的靠過去,“姐姐,已經是白天了……”
同樣在看著一張書頁的李馨雪道,“白天怎幺了?”
“昨天你說喜歡白天……那個,姐姐∼”色心不死的李銀劍把手放在姐姐的大腿上。
李馨雪抖動著大腿想把弟弟的手甩下去,發現不可能成功後就擡腿輕踹了李銀劍一腳,“小色鬼,昨天被你弄的……濕乎乎的,身上太髒了,不行!”
“姐姐!”李銀劍想重新靠上去,李馨雪擡起腳阻止了他的企圖。
李香雲招手讓李銀劍到自己身邊,對兒子的溺愛再加上不倫的肉體關係,複雜而濃烈的感情充塞在李香雲的身體裏,讓她的慾望總是很強烈。 手伸進母親的袍子裏時,李香雲輕移臀部方便兒子撫摸。
母親的放縱讓李銀劍得寸進尺,撮弄母親的乳尖已經不能滿足他的慾望,可剛要探到私處的魔手卻被李香雲按住了,已經呻吟起來的母親雖然很想要兒子更多的侵犯, “恩……小劍……媽好想……可是我和你姐姐的大姨媽來了……”
李銀劍馬上軟下來,不過還有些不死心,“不是才過去嗎?怎幺又來了,媽,你是不是搞錯了?”
“你就這個算的清楚!”睨了李銀劍一眼,李香雲也有些擔心自己的身體,“來到這裏之後身體是有些奇怪,昨晚……”
“是啊,昨晚媽治療我傷口的時候的白光。”李馨雪瞪了弟弟一眼,那個傷口真的很疼,“而且,本來我的日子也該是今天……”
察覺兩個孩子有些擔心,李香雲急忙改了口氣,“不是挺好的,媽媽現在是神奇女醫生了,”兩個孩子笑的有些勉強,李香雲咬牙繼續道,“而且昨天……昨晚小劍弄我的時候……我的……水好多,以前從來沒有過,小劍……以後就能流給你喝了。”
“媽!”李馨雪有些受不住了,弟弟目光變的灼灼的讓她燥熱,她可不知道母親倆以前在床上說的那些浪語,“你都瞎說什幺……”
空氣變的淫靡,李銀劍很想撲到母親和姐姐,可現在只能在心裏咒罵著女的爲什幺要有生理期。
“這裏有些野果,不過沒找到水源,我們下午去附近找找。”李馨雪提議。
李香雲親了兩人一下,“好啊。要不然我真的會被小劍害的脫水……”
 “媽!”
 “嘿嘿……”
 “你還敢笑!”
 …………………………
未知的環境叁人不敢分開,隨意選了一個方向找去,到傍晚回到廢墟附近時並沒有找到水源。
第叁天上午終于覺得有些饑餓,叁人吃了些野果,李銀劍怕果實有毒想先試試,母親和姐姐堅決不同意,最後都吃了,等了一會都沒事,選了個不同的方向繼續尋找水源。
走了幾個小時後終于找到一條小溪,溪水清澈甘甜,母女倆把李銀劍趕走後開始清洗身體。
母親和姐姐的嬉鬧聲讓他心癢難耐,難得母女一直對外,李銀劍只好老實呆在原地放哨。 無聊的甩著手臂,幻想著如遊戲裏的法師一樣放出魔法,一家叁口都感覺到身體的異常,李銀劍就經常的感覺到圍繞著自己的一股力量,可總也用不出來。
換著花樣甩手腕的李銀劍發現不遠出跳出一只兔子,一邊吃草一邊瞪著大眼睛打量這個甩手腕的傻瓜。 被瞪得很不爽的未來法師撿起一塊小石子,惡狠狠的扔向那只傻兔子。
一團火光包裹著石子同時出手,不過火團的速度比石子快了不少,可憐的小兔子慘叫一聲就被火團燒的烏黑,石子隨後也砸到它身上,造成慘劇的李銀劍張大嘴在自己的手掌和燒焦的兔子間來回巡視,然後轉身跑向小溪。
聽到弟弟腳步聲的李馨雪蹲下身來,李銀劍剛走近就猛的潑了他一身水,“就知道你這個小色鬼會來偷看。”
被姐姐潑的滿頭的李銀劍叫道,“瘋丫頭,你做什幺?”
“你這個小色鬼在做什幺?”李馨雪一邊說一邊潑水。
“小劍,好色哦……”李香雲也用腳撩起幾絲水花灑向兒子,高高擡起的玉腿把蚌肉都漏了出來,不知道誰更色一點。
李銀劍貪婪的掃視著母親充滿誘惑的胴體,可是姐姐在旁邊又不能真個歡好,不堪忍受的李銀劍大叫:“別潑了,我剛才放了一個魔法,真的,我用火燒死了一個兔子!”
母女倆停下來,很快的又把李銀劍趕走,等到再出來的時候已經穿好了,叁人來到兔子屍體旁邊。
李馨雪看著弟弟,“這真是你做的?我是說你會放火?”
“當然,媽前天晚上不是治好你的傷口了?哈哈,我們一家都成魔法師了。”
讓興奮不已的弟弟也洗個澡,一家叁口回到廢墟。 李馨雪有些懊惱自己居然什幺魔法都不會,李香雲卻有些擔心,晚上想炫耀的李銀劍卻再放不出火焰,晚上用火照明的願望落空了。
 …………………………
既然發現小溪,下遊說不定會有人居住,一家叁口決定收集些野果,如果幾天後還沒有人出現就去下遊找找。 不知道森裏會不會有野獸,叁人一直鍛煉自己的特殊能力。 李香雲和李銀劍的法術一直時靈時不靈,李馨雪雖然也有些感覺卻一直沒成功。
來到這裏的第五天晚上,躺在篝火邊的李馨雪慢吞吞的湊到弟弟身邊,悄悄的說,“我的那個好像結束了……”
 “那個?”
 “小聲點!”
“咳,”李香雲抱著兒子的胳膊,“小劍……媽媽的也結束了哦……”
“疼!”李銀劍漲大的器官被姐姐打了一下。
 “該!”李馨雪恨恨的轉過身去。
 “嘻嘻!”
第二天醒來的李銀劍發現母親和姐姐已經去蒐集野果了。
“媽,我都不知道你這幺色。”李馨雪接過李香雲採下的水果。
“你也是,小色女,居然主動去勾引小劍。”
“媽——”有些受不了母親的李馨雪叫出聲來,“以前的媽媽多幺端莊,簡直就是女性的典範,沒想到現在的媽媽,哼……媽,你和弟弟做愛是什幺感覺。”
女兒一句話前後轉折太大,讓李香雲有些暈眩,“怎幺說媽呢,唉……那可是你弟弟,媽的親兒子,我們這樣也不知道對不對……”
“我也不知道,即使沒到這裏,我早晚也會跟弟弟……亂倫的,”李馨雪靠在母親的肩膀上,聲音柔軟,“我早就愛上弟弟了,又怕他不能接受,當時都快被自己逼瘋了……當我發現媽你和弟弟在……在……的時候,不知道對我有多刺激!”
“女兒。”李香雲把女兒攬進懷裏。
“媽,我當時恨不得你就是我,心裏酸酸的,還有點恨你,”李馨雪抹了一下眼角,“媽,你知不知道你當時叫的多浪,'親兒子''親兒子'的叫個不停。”
“剛開始我也是拒絕小劍的,”被女兒看的有些臉紅,“可總也忘不了那些滋味,慢慢的就……”
李馨雪捏了下母親的乳頭,嗲聲道:“是不是很舒服啊,媽,親兒子弄的你爽不爽……”
“啊!死丫頭!”李香雲護住自己的巨乳後,報複性的也捏了女兒的一下,“死丫頭,讓你弟弟幫你開苞哦。”
 母女倆嘻嘻哈哈打鬧起來。
“唉,不知道這樣對不對,我和小劍可是母子啊……”
“媽,別想了,難道你還能離開弟弟,而且亂倫還有禁忌的快感哦……”
“快你個頭,死丫頭。啊!這幺大了還咬媽媽的奶。”
 …………………………
就在李銀劍無聊的想進樹林找人的時候,母女二人終于出來了,“你們頭髮和衣服怎幺亂糟糟的?”
“你以爲蒐集水果不辛苦啊!”“睡不醒的懶豬。”母女倆臉色紅紅的相識一笑。
同仇敵忾的母女倆讓李銀劍有些愕然,不過很快他就恬著臉靠上去,“姐姐,今天你的那個完了?那個……還有媽媽……”
李馨雪的臉都快燒起來了,踢了李銀劍一腳,“我去小溪洗個澡,媽……你也去吧。”
李香雲拉過有些犯傻的兒子,“還呆著做什幺,陪我們一起去,”然後小聲在兒子耳邊說到,“都洗澡了,你姐姐早就同意了,傻兒子。”
“媽。”興奮抱住李香雲舌吻一番,“謝謝媽,嘿嘿。”
 “小色鬼。”
雖然洗澡要走這幺遠,可是李銀劍非常興奮,一路上練習法術成功了好幾次,差點把森林點著了。
雖然已經決定把自己的第一次給弟弟,也接受了叁人間亂倫的關係,女人的羞澀依然讓李馨雪和李香雲把家裏唯一的男人趕去放哨。
嘩嘩的水聲瘙癢著李銀劍心底最柔軟的一塊,有誰能把豔麗的母親和清純的姐姐摟在懷裏肆意輕薄,而且親人間靈與肉的交流讓人沉迷期間無法自拔,不倫的禁忌就像火油一樣在交媾時候熊熊燃燒。 李銀劍回想起和母親的每次交合都是那幺甜蜜沉溺,現在清純的姐姐也要……
“恩,姐姐性格是有點火爆,就和她的身材一樣,都是……嘿嘿,好大好圓……”胡思亂想到流出口水的李銀劍聽到身後的水聲停下來,等了一會見母親和姐姐還沒有出來,急不可耐的他沖了出去。

免费视频在线观看播放